天山網訊(記者盛文久報道)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,一名補鞋為生的維吾爾族家庭婦女。2004年她將一名剛出生就被親生父母遺棄在荒野的漢族女嬰抱回了家,為了給這個孩子治病,她賣掉了自己的家產,還賣掉了父母留下的家產。如今,這個名叫托輪阿依的女孩已是新疆拜城縣團結小學四年級的學生,身體健康,品學兼優。
  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,1960年8月出生於伊寧市一個解放軍軍官家庭,自小生長在部隊大院。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姐弟7個,她排行老大。到了上學的年齡,父母將她送進了漢族小學。上了四年學後,由於文化大革命和家庭經濟原因,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輟學,幫父母照顧年幼的弟弟妹妹。
  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到了婚嫁的年齡,母親卻因關節炎下不了床,還有高血壓、肝硬化等疾病,弟弟妹妹這時年齡都還小,她整整照顧了10年。最後在母親的一再催促下,到了32歲時才肯嫁人,和補鞋為生的居馬洪·司馬義結為夫妻。婚後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和居馬洪·司馬義過著清貧但恩愛的生活,1995年女兒出生了,給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的生活增添了許多歡樂。
  一次喪禮,讓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的生活發生了徹底的轉變。那是2004年4月7日上午,一個春寒料峭的日子,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的外婆去世,她和丈夫趕著馬車去奔喪。途經一個荒草攤,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下車解手時,聽到了嬰兒微弱的哭聲,順著聲音她走了過去,看到一個裝蘋果的紙箱,上口用透明膠帶封著,從側面透氣的其中一個小孔里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看到了嬰兒的大腳趾頭,打開紙箱她看到孩子臉色發白,嘴唇發紫,身上僅裹著一條薄薄的紅布,用白線捆著,孩子身下墊著一沓報紙。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瞬間明白這個孩子被親生父母遺棄了。心想這個孩子如果自己不抱走,用不了多久就會被餓死、凍死或者被野狗吃掉〈著可憐的孩子,她絲毫沒有猶豫,脫下外套包裹好孩子,緊緊抱著孩子走向馬車。
  通情達理的居馬洪·司馬義同意了她的做法。到了外婆家,一直沒有生育小孩的表弟媳婦看到她懷裡抱的嬰兒,問明原因後提出給她一萬塊錢收養這個孩子。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拒絕了:“我不想要錢,我也不想給娃娃,這是我的孩子”。下午回到家裡,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想給孩子洗一下帶血絲的身體,她發現孩子不對勁,眼睛直直的看著她,但手和腳都不活動。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找鄰居來幫忙,自己抱著孩子讓鄰居用毛巾給孩子擦身體。
  鄰居說:“這是一個漢族娃娃,她長大了能給您乾什麼呢,你要麼把她扔掉,要麼把她交給孤兒院”。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說:“我不想扔、也不想交,既然我把她抱回家了,她就是我的孩子”。一直尊敬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的弟弟、妹妹也堅決反對她養這個孩子:這是個漢族娃娃,還有病,你養來養去她要死了你咋辦呢娃娃現在有病沒有人要,娃娃要是治好了,她親生父母來要回去你怎麼辦呢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說:“我不怕”。原先支持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的居馬洪·司馬義也勸她:“我們把孩子送到民政局去吧,那裡有孤兒院,孩子的病國家給治呢,我們只是一個補鞋為生的家庭,哪有錢給孩子治病呢”。“不行,這是我的孩子,我就是把房子賣掉也要給孩子治病”。
  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的話讓丈夫感到憤怒。多次勸說無果後,居馬洪·司馬義一氣之下到南疆拜城縣老家投表妹。到伊寧市民政局給孩子上戶口時,工作人員看孩子病得厲害便問,“你能把孩子養住嗎”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說:“我能養住,我把家裡的東西、首飾賣掉我養呢”。孩子有了戶口,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給孩子取了一個象徵美滿幸福的名字--托輪阿依。托輪阿依經常發燒,在社區門診看了幾次也不見效。托輪阿依不但手腳不活動,眼球也不轉動,死死的盯著人看,這讓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對托輪阿依病情十分擔心。  (原標題:新疆拜城縣“最美媽媽”熱西旦·阿不都熱西提事跡)
創作者介紹

歐德傢俱

sa70savos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