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華網北京11月4日電 據中評社日前報道,美國監聽全球的事件目前仍在發酵。本周,美國國安局長基斯·亞歷山大上將在美國會聽證會上接受質詢。
  近日,香港《南華早報》刊登日本大阪大學未來戰略機構教授凱文·拉弗蒂的分析性文章。文章認為,國家間相互監聽原本是一個公開的秘密,但這次如此大規模的曝光,足以重挫美國的國際信譽,致軟實力下滑。這是奧巴馬政府目前應當直面的問題。該文編譯如下:
  許多年前,當我還在馬來西亞的一家日報做主編時,就收到暗報說,該國的情報部門一直對我辦公室的電話進行監聽,我當時感覺——還挺榮幸的。
  那時的移動通訊還不怎麼發達,能在馬來西亞這樣的國家被情報部門挑選出來監聽,還真算一項殊榮,因為據我的線人透露,限於大馬情報部門有限的能力,當時篩選監聽的範圍只有100來部電話。
  為什麼我在總編室喋喋不休的胡話會被某個機構重視,這對於它們具有什麼樣的價值,我不得而知。然而,當我離開大馬以後,又被告知,在離開以後的10個月里,我的電話繼續被跟蹤了至少十個月,從那以後,我開始蔑視情報部門以及它們搜集的情報。
  這一周,美國國安局局長基斯·亞歷山大上將在國會聽證會上接受質詢,基斯聲稱他的部下攫取數以億計的電話記錄和郵件,是為了避免恐怖主義的蔓延,保障美國民眾的安全。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?克拉伯則表示,監聽外國首腦的電話能夠幫助政府瞭解那些人在想什麼。
  情報搜集活動是伴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而演進的。 如今,網絡和技術的迅猛發展,使得像詹姆斯?邦德那樣的傳統情報人員面臨失業,對於一個擁有強大技術背景的國家而言,根本不需要像電影中的那種“英雄”潛入地敵方陣營,植入監聽設備或是引誘敵方秘書來竊取他國的情報,當下,只需在電子情報上下下功夫,即可攫取數量多到無法計量的郵件和通話。我們不應該為美國的監聽而感到驚訝,正如法國前情報總局局長伯納德?斯誇爾奇尼就所言:“美國一直在攫取我們的商業和工業機密,但我們同時也在竊取他們的,因為國家利益,雙方都盡其所能保護本國公司的利益。”一個國家掌握了高端的技術,這種技術可以維護國家的利益,那為什麼不用它呢?但是,這同時會引出一系列的問題:
  據稱,美國國家安全局滲入了谷歌和雅虎的數據中心,使得世人不得不懷疑,除了美國人以外,是否全世界的一舉一動都處在“老大哥”的監視之下?美國的情報機構所掌握的技術達到何種程度,使得他們可以處理如此海量的數據訊息,就好似從廣袤無際的麥田中尋找那一二顆有用的麥粒。況且,那些潛在的恐怖分子必然是用代碼交流,而美國國安局則連常規的電郵和通話也監聽,眾多的無辜受害者當然會感到震驚——美國的用意何在?此外,是否美國人同外國人一樣,都應當被列為監聽對象?在聽證會上有人曾問道,監聽是防範恐怖襲擊,還是打著幌子搜集他國的商業機密,國安局並未對此作答,但即便如此,德國總理默克爾既不是恐怖分子,也不是跨國公司的掌舵者,難道,美國只是想玩玩她嗎?
  在這些問題的背後,讓我想起了那個針對古羅馬人的古老問題——若將女子的貞潔交由衛士來保護,那誰又來監督衛士呢?美國民眾應該認真地問問奧巴馬:在監聽默克爾的事情上,他是否隱瞞了事實,到底是他的失職,還是他真的被手下蒙了不知情?
  在被抓住了軟肋以後,奧巴馬和他的手下必須直面幾個將會引來的後果,正如亨利?法雷爾(Henry Farrell)和瑪莎?芬尼莫爾在最新一期《外交事務》中提到的,“監聽事件”揭露了美國的偽善,使其不再能像過去那樣擁有以正義之名行事的底氣。
  偽善,是使得美國在世界發揮其軟實力的關鍵要素,而透過奧巴馬和手下的所作所為可以看出,他們已經不在乎這張偽善的面具,也不在意世界對他們保留的那點信任了。
(編輯:SN089)
創作者介紹

歐德傢俱

sa70savos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