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於涉嫌年齡造假、入團志願書造假、違規任用等問題,原鷹潭團市委書記徐楷日前被撤銷江西省政協委員資格。媒體證實,徐楷系江西省政協副主席許愛民的女婿。許愛民的女兒許燦燦同期也因涉嫌違規提拔被調查,已被免去景德鎮市政協科教文衛體委員會副主任職務。據悉,許愛民曾主政景德鎮長達十年,而景德鎮正是徐楷的仕途起步之地。(11月7日澎湃新聞)
  古人雲:“一人得道、雞犬升天”,這話套在許愛民一家身上,真是再恰切不過:只因傍上了個副省級的岳丈,原本並無過人之處的徐楷居然8年曆經8崗,橫跨兩省5地,頻繁提拔調動直至成為正處級團市委書記,還當上了省政協委員;同樣的,只因靠著高官老爸,“80後”的許燦燦就進政協當領導,在刷新景德鎮政協歷史的同時,也淪為當地民間的笑話。雖然目前公眾還無法得知,這一切是否都是許愛民運作的結果,但一女一婿同時涉嫌違規任用,難免給人以瓜田李下的猜疑。
  一直以來,對於“官二代”的非常態入局,輿論多把目光集中在選錄環節,以防止“蘿蔔招聘”。但現實證明,“蘿蔔招聘”只是個開始,更大的違規與不公其實隱藏在之後的選拔、任用環節上。梳理媒體的相關報道,有些是直接老子提拔兒子、丈人任命女婿,有些則通過兄弟單位、鄰近省市相互照顧、提攜彼此子女的方式來達到“曲線救國”的目的,但無論是哪一種形式,長此以往都勢必會造成地方權力的“家族化”。比如在阜陽“白宮書記”一案中我們看到,父親張家順升官後,其子張治安便接班當上鎮黨委書記搞輪流執政,此外,張氏家族還有十餘人在當地各部門擔任領導。
  事實上,類似父子兵、夫妻店和兄弟連的情況,在一些地方的官場絕非個別現象。還記得幾年前,北大社會學博士馮軍旗曾深入中原腹地的一個農業縣調研,結果發現,在這個副科級及以上幹部僅有1000多人的農業縣裡,竟然存在著21個政治“大家族”和140個政治“小家族”。更為可怕的是,政治家族之間並不割裂,往往以聯姻或者拜乾親的方式不斷擴大,“幾乎找不到一個孤立的家族”。
  誠然,在我國傳統的政治文化中,向來有“舉賢不避親”一說,而且在現實中,也的確不乏“老子英雄兒好漢”的案例。但更多情況下,“不避親”往往異化為任人唯親、官位世襲甚至權力家族化,而這顯然與“舉賢”的初衷目的背道而馳。
  目前,對於官員配偶、子女經商的問題,已經有了較為詳盡的規定,而在規範官員子女從政問題上,相關制度仍顯蒼白。其實,相比經商做買賣,權力世襲的危害無疑更大,它不僅阻斷了草根百姓的上升通道,而且使官場生態更趨惡劣。對此,除了應強化對於權力使用的監督,提高幹部選拔任用環節的透明度,是否也應該設置一些迴避機制呢?這樣,至少可以增加權力世襲的難度,令徐楷之流不再能夠順利地沿著岳父的足跡火箭上升。
  文/王垚烽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高官女、婿雙涉違規任用只是個案?)
創作者介紹

歐德傢俱

sa70savos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